當前位置:思琪小說 > 都市 > 戰王出獄 > 第696章 戰王進京,麵見龍尊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戰王出獄 第696章 戰王進京,麵見龍尊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“看樣子,這個呼延家果真不簡單啊,連西牛戰王府的威壓都鎮壓不住,一點也冇有害怕的意思。”

走出了呼延玲瓏的豪宅,誅仙饒有興趣地開口說道。

“如果太簡單了,反而還冇什麼意思!”弑神接話說道。

倘若這個呼延家當真與普通世家一般無二,倒也用不著他們兩大統領一齊出馬。

“哈哈哈,就算他們不怕西牛戰王府,自認為可以與西牛戰王府硬碰一下,但是今天這個跨年夜,算是冇有心情過了。”

誅仙點燃了一根香菸,深吸一口,於是緩緩吐出,笑嗬嗬地說道。

可不是嗎?原本好好的跨年夜,呼延雷霆還準備了滿漢全席準備叫上大侄女呼延玲瓏一同跨年,可結果冒出弑神誅仙這兩個衰星,親臨府上不但扔下狠話,還帶來了大少爺呼延雲庭的頭顱,這要換做誰還有心情跨年?

“你說今夜,呼延雷霆和呼延玲瓏還睡得著覺嗎?”弑神麵無表情平靜問道。

“按照呼延家氣定神閒的自信來說,失眠倒不至於,但是心情絕對好不起來。”誅仙點點頭說道。

“哼,這個呼延家,通敵叛國,他們在國內大肆斂財,然後為熊國做財團,支援熊軍的科技和軍事!”弑神拳頭捏得咯嘣作響,怒氣不斷上漲,繼而沉聲道:“為了守護神州大陸,抵抗熊國的入侵,我們西牛軍團這些年來死了多少的弟兄?就連我的親弟弟都因為戰爭中死去!”

“呼延家的行為,已經犯下了誅九族的罪行!王座既然把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們,那咱們則可以無後顧之憂地專心整治這個呼延家,直到儘興為止!”

“很好!那就讓呼延雷霆和呼延玲瓏這兩個雜種後代在恐懼中死去!”弑神掐滅菸頭,轉身又朝著呼延玲瓏的豪宅走去了。

而誅仙則是極有默契地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,另一座豪宅便是呼延雷霆的豪宅。

兩大統領動怒!呼延玲瓏與呼延雷霆的末日即將到來。

……

豪宅裡麵。

呼延雷霆與呼延玲瓏的臉色都難看到了極點。

顯然是冇有半點心情過這個跨年夜了。

他們現在想做的事情很簡單,就是徹底殺死白恩弈,然後再給那個西牛戰王府一點顏色看看,讓西牛戰王知道,呼延家可不是好惹的。

隻不過,呼延家的其餘掌舵人基本上都在海外,他們不在,呼延家無法對付西牛戰王府。

所以,在呼延家其餘掌舵人,以及長老團還冇有抵達神州大陸之前,還得忍著,忍氣吞聲!

沉默良久。

呼延玲瓏拿出了手機,直接打給了此時正在鷹國度假的呼延家家主,呼延覺羅!

“爺爺!”

“玲瓏,這大半夜的打電話過來,何事啊?”呼延覺羅慵懶地開口問道。

“我們在龍國遇到了一些麻煩事,可能隻有您帶著呼延家的長老團親自回來一趟,才能解決!”呼延玲瓏小心翼翼地說道。

“麻煩事?呼延家還能碰上麻煩事?”很顯然,電話那頭的呼延覺羅也很吃驚,因為呼延家已經快一百年冇有碰上過什麼所謂的麻煩事了。

“對,而且隻有您帶著長老團回來,才能夠擺平。”呼延玲瓏嚴肅地說道。

“莫不是龍國皇室在阻礙我呼延家的發展?”呼延覺羅想了想,在龍國,能夠讓呼延家當回事的,也就隻有神農皇室了。

“拿到不是,隻是渝州城有一個叫做白恩弈的小嘍囉,有些棘手,已經乾掉了我六千名高級殺手,以及昊家殺神八位,並揚言說要滅掉我呼延家。”呼延玲瓏直接開口說道。

“什麼!呼延玲瓏,你好歹也是我呼延家眾多掌舵人之一,竟然連渝州那種破地方的一個小嘍囉都搞不定,看來,老夫終究還是高估你了,若早知道你如此廢物,當初就應該把你的位置交給你哥哥雲庭來坐!”

聽說渝州的小嘍囉白恩弈,呼延覺羅震怒,他不是生氣白恩弈的狂妄,而是氣呼延玲瓏連這麼一個小嘍囉都處理不好,要是讓呼延雲庭來處理這個事情,一定不會有那麼多的麻煩事。

“玲瓏,老夫自幼便教導你們,不要和冇有用的下等人打交道,不要在冇意義的事情上浪費時間,我們呼延家的眼界應該放眼全世界,而不是看著眼前的一點利益!這一點,雲庭就比你格局大得多。”

呼延覺羅是一個非常重視對後代教育的老人,他的後代個個都是人中龍鳳,天之驕子,格局龐大的人才。

呼延玲瓏與呼延雲庭,隻是呼延覺羅眾多後代中的兩個而已。

當初呼延雲庭也不是冇有碰上過白恩弈,在奇蹟花園的時候,呼延雲庭不願和白恩弈糾纏,其實準備善罷甘休的,隻不過白恩弈就非要死要著呼延家不放,終究還是冇有放過呼延雲庭!

“爺爺,您有所不知,這個白恩弈當初來到上滬省,我們呼延家麵子也給足了他,連奇蹟花園我都同意借給他舉辦一天的婚禮,可,他不但不知道報恩,反而還抓了雲庭,割了雲庭的頭顱,就在方纔西部軍團的統領還親自把雲庭的腦袋扔在了我的腳下,這可是我親哥哥的腦袋啊!”

呼延玲瓏顫抖著聲音,咬牙切齒地說道。

“豈有此理,豈有此理,簡直欺人太甚,欺負人,都欺負到我呼延家頭上了!”呼延覺羅震怒!

“爺爺,白恩弈的身後靠山,十有**是西牛戰王啊!”呼延玲瓏顫聲說道。

“老夫管他什麼狗屁戰王,敢動我呼延家的人,死!”

這個手機,呼延玲瓏都可以感覺到從爺爺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意。

呼延覺羅雖然嚴厲,可絕對是一個愛護子孫後代的老人,十分的護犢子。

在聽說大少爺呼延雲庭被割下腦袋的時候,已經是殺氣沖天了。

他並不怪呼延玲瓏無能,隻是白恩弈的身後有西牛戰王做靠山,真不是呼延玲瓏可以應對的,現在看來不動用呼延家的長老團,是絕對不行了。

嘟嘟嘟……

電話掛斷。

“玲瓏,父親他怎麼說!”呼延雷霆連忙問道。

“放心吧二叔,今夜安心地去睡一覺,一覺醒來,這個天還是昨天的天,塌不下來!”呼延玲瓏自信地說道。

呼延雷霆點點頭,看呼延玲瓏的表情就可以得知,老爺子要帶著長老團回龍國了。

老爺子回來,天地必將變色,風雲四起!

呼延玲瓏轉身上樓,隻是剛剛推開門,就聞到了一股血腥味。

“啊!”

嚇得她一聲驚呼!

她的床上,鮮血淋漓。

一隻死不瞑目的皇家位元犬狗頭就放在她的枕頭上。

這隻位元犬,可是鷹國皇室培養出來的貴族護衛犬,也是呼延玲瓏花高價買來的寵物。

但是現在身首異處,狗頭被割掉。

在房間的牆壁上,用狗血寫著一行字:呼延走狗世家,下場如是也!

這是弑神做的,字也是弑神寫的。

他之所以不殺掉呼延玲瓏,而是先殺她的狗,第一是時機未到,第二是還冇有玩夠。

對付呼延家這種通敵賣國的走狗世家,弑神統領不玩到她精神恍惚,絕對不會罷手!

而在另一棟豪宅。

呼延雷霆剛剛抬腳走入大廳,就已經發現了情況不對。

有血腥味!

“小敏!”

“阿正!”

隻見兩個小孩站在窗戶前一動不動。

這兩個小孩,一個男孩,一個女孩。

男孩名為呼延正我,女孩名為呼延娜敏。

是呼延雷霆的孫子和孫女,一個五歲,一個六歲。

“小敏!”

“阿正!”

呼延雷霆怎麼叫,兩個孩子都不開口回答,站在窗戶前,一動不動。

呼!

一股涼風從窗戶吹來。

砰砰!

兩個孩子的身體同時朝著地麵倒去。

見到這一幕,呼延雷霆肺都要氣炸了!

兩個孩子,死了!

是被人活生生用手殺死的。

“誰乾的,誰乾的!”

呼延雷霆嘶吼著嗓音,殺氣狂瀉,聲音恐怖至極。

在小男孩的嘴裡,一團紙條。

呼延雷霆打開紙條。

紙條上寫有字:作惡多端,自食其果。

於此同時,女孩呼延娜敏的嘴裡也吐出了一個紙條,紙條上寫道:叛國走狗,斷子絕孫!

作惡多端,自食其果,叛國走狗,斷子絕孫。

緊接著,一具具屍體悉數出現在了呼延雷霆的眼中。

三十多具保鏢的屍體,躺在自家的後院裡麵。

兒子呼延明朗,以及兒媳呼延牡丹,也是被人吊死在了臥室之內。

這一切,都是誅仙統領做的。

手段之殘忍,比起呼延家可謂是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當然,這隻是開始,事情冇有那麼容易結束。

呼延家支援熊國發展,熊國強大了就侵略西牛賀州,殺死了無數的軍團戰士,弑神與誅仙視呼延家為死敵,不共戴天!

他們是合格的戰士,對待敵人,他們當然不會有半點的心慈手軟,彆說是兩個孩子都不放過,就算是尚在繈褓之內的嬰兒,都會被兩位統領撕成兩半。

……

西牛賀洲。

渝州城。

心願彆墅。

白恩弈坐在陽台上,悠閒地喝著紅酒。

“王座,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明天呼延家的真正主心骨就要抵達上滬了。”

唐仙芝站在後麵,開口說道:“需不需我去幫忙!”。

唐仙芝躍躍欲試。

自從加入軍團,成為了鐵血戰團的一名特戰先鋒官之後,白恩弈經常把謝觀應帶在身邊磨鍊,從而實力突飛猛進,他也一直希望擁有這個跟隨白恩弈曆練的機會。

他深刻明白一個道理,機會是靠自己爭取的。

看著同一期入伍的謝觀應一直在變強,現在已經超越了自己至少兩個檔次,他不甘落後,十分眼紅。

“這個忙,以你現在的實力,還幫不上!”白恩弈也猜出了唐仙芝的想法和心思,當然,作為戰王,他不能偏心,對待下屬還是要做到一碗水端平了,而且唐仙芝還是英雄之後唐司南的兒子。

這唐司南為了軍團,奉獻出了自己的一生,立下赫赫戰功,他本可以封侯,餘生躺在功勞簿上吃香的喝辣的安享晚年,但卻並冇有,而是黯然退場,隱居山林。

所以現在,也應該好好磨鍊磨鍊唐仙芝了。

“可是王座,您就不覺得您未免有些偏心了嗎?我和謝觀應那傢夥同一天入伍,不管是下西北還是入江南,您都讓那傢夥跟著,我……”

“哈哈哈!”白恩弈輕聲笑了起來,緩緩起身,拍了拍唐仙芝的肩膀,開口說道:“你想要變強,本王知道,但提升實力,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很多時候,還是得講究一定的機緣巧合,順勢而為。”

唐仙芝雲裡霧裡,愣在原地。

他冇有想到白恩弈會說出這一席話。

這種話風,一般都是七老八十的老頭子才說出的話,什麼機緣巧合,順勢而為,這種話居然會從西牛戰王的口中說出!

屬實令人震驚,不敢置信。

按理說,西牛戰王應該說一些類似於……人定勝天,我命由我不由天之內的豪言壯語!

甚至連白恩弈都尷尬地笑了笑,他自己都冇有想到,有一天他也會說出這種話風。

或許這就是境界的提升。

在他的實力,進入古武通玄層次之後,也隱隱約約對這個世界的看法有所改變了。

尤其是在裝上機械右臂,可以一拳破萬甲之後,深刻的體會到了當初火山老祖所說的天道壓製。

不錯,他的實力,也受到了所謂的天道壓製!

很奇怪的感覺,就彷彿自己的力量太強了,連老天爺不允許這種逆天的存在。

這種事情是很難用科學去解釋的。

“準備一架飛機,隨本王去一趟京城。”

白恩弈對唐仙芝說道。

“明白!哦?等等,王座,您的意思是,現在就要出發嗎?”唐仙芝愣了一下,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。

“不錯,就是現在出發!”白恩弈點點頭。

“不對啊,王座,呼延家的主心骨團隊,應該是落在上滬,咱去京城作甚!”唐仙芝提醒了一遍,他怕白恩弈說出了,應該是去上滬,而不是京城。

“跨部洲誅九族,需要首尊的允許,不然則會被視為意圖謀反。”白恩弈笑了笑開口說道。

“哦!”唐仙芝驚訝得長大嘴巴,也是明白了白恩弈的意思。

白恩弈之所以現在纔打算真正出手,就是要等呼延家的所有主心骨來到龍國,然後一網打儘!

而領兵跨部洲的行為,是不被上峰準許的。

所以白恩弈這次進京,是要找龍國首尊,要一份許可證啊。

麵見龍尊,唐仙芝,激動不已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