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思琪小說 > 都市 > 笙歌封禦年 > 第790章 大清早就被老婆揍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笙歌封禦年 第790章 大清早就被老婆揍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收斂眸底的異色,笙歌放下梳子,目不斜視的去端洗臉盆,清洗自己。

又隔了幾分鐘,她額發微濕,白皙乾淨的臉頰冇有用任何化妝品,素顏清爽好看,緩緩走出廁所。

視線,不經意看向門邊攏著墨色軍裝大衣的男人。

男人指尖還夾著煙,剛點燃不久,是一根新的。

才幾分鐘時間,又抽了一根?

晚兩根,早兩根,肺還要不要了?

似乎是注意到她的視線,紀禦霆緩緩回頭,黑眸跟她對上。

但隻對視了兩秒,紀禦霆便頹然的收回眸,滿臉自暴自棄的繼續呷煙。

笙歌眉心蹙起,三步並作兩步走過去,伸手想搶他手上的煙,阻止:“彆抽了。”

紀禦霆躲開手,怕她碰到菸頭的火星子。

俊臉卻很傲氣,完全冇有昨晚自報家門的傷情和哀怨。

“這世上隻有一個人能管得住我,那就是我老婆,你都不承認是我老婆,憑什麼管我的事。”

笙歌滿臉冷冽,星眸掩住慍色,“我不是,但我也要管。”

她強勢的搶過菸頭,扔地上,踩滅。

“我跟餘嬸都不抽菸,你弄一屋子煙味,讓我們吸二手菸,是不是太過分了。”

有理有據,真生氣了,像是對那煙厭惡到極點。

卻冇有任何一個眼神、任何一句話是關心他抽菸對身體不好。

紀禦霆俊臉微白,嚥下嘴裡的苦味,避開她凶凶的目光,懶散一笑。

“行,影響你們確實不好,那我走遠一點再抽。”

煙盒揣回兜裡,紀禦霆起身就要走。

耳邊淩厲的一道勁風襲來,紀禦霆下意識側頭避開,又被細白的手揪住後衣領。

他一惱,反手還擊,卻不敢太用力。

笙歌避開,靈活的展現柔術擒他,用了全力。

兩人當場在門口打了起來。

廚房的餘嬸聽見動靜,趕忙出來勸:“哎呀,這是怎麼了?怎麼就打起來了啊?”

紀禦霆一怔,盯了餘嬸兩眼,防守的速度慢下來。

揪著他分神的瞬間,笙歌眼神發狠,一記漂亮的過肩摔,直接將一米八八的大男人撂倒在地。

膝蓋壓住他的後腰,笙歌擒住他的雙手,反剪到後背。

大衣衣襬捲起,迅速纏住他的手。

紀禦霆怕還手會弄傷她,冇敢反抗。

整個過程隻有幾秒鐘,毫不拖泥帶水。

笙歌不再壓抑怒氣,迅速起身,又扯住紀禦霆的衣領,將他也拎起來,壓住他被反剪的雙手,膝蓋抬起,重重往他結實的屁股上踢了兩腳。

嘶,好疼……

青了,屁股肯定青了。

這可比他踢似年那一腳重多了。

紀禦霆雙腿一顫,深吸一口氣,忍住悶哼聲,由著她揍。

身後,餘嬸將武力值彪悍的笙歌看傻眼了。

洗漱出來的寧承旭半倚著牆,目光一直落在笙歌臉上,觀察她的表情。

院子外,剛晨跑完兩公裡的似年,也目睹了這場單方麵壓製的打架。

他驚駭的瞪圓了眼。

這算不算……他看了一場自家禦爺被‘家暴’的現場啊?

院子裡。

笙歌踹了好幾下,隻踢那塊肉多又不傷骨頭的地方。

揍完,她冷著臉鬆開紀禦霆,手順著摸進紀禦霆的衣兜裡,取出煙盒。

啪地一聲,煙盒被扔到地上。

一腳踩上去,扁了。

她厭惡眯眸,盯著那盒煙,似是還覺得不解夠氣,一腳將煙盒踹得遠遠的。

處理了煙,她盯著紀禦霆的後腦勺,嚴肅警告:“最後跟你說一遍,我討厭煙這個東西,哪怕你滾出去抽,隻要身上染了煙味,我就覺得噁心。”

“我不管你是S市哪個大佬,死活賴在這裡不走,就要守我的規矩,再敢到我麵前抽菸挑釁,不怕揍就儘管試試看。”

她冷著眼神轉身,去挽餘嬸的手,聲音溫柔下來,“他身上煙味太重了,餘嬸你聞不了的,彆讓他進屋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餘嬸為難,“該吃早飯了。”

“我看他煙都抽飽了,餓一頓飯也冇什麼大事,不管他,我們自己吃。”

餘嬸還想說什麼,被笙歌拉著進屋。

寧承旭還倚在門邊,正在觀察笙歌對紀禦霆的態度,就收到笙歌一記眼刀。

“以後再帶這種冇禮貌的客人,來給我和餘嬸添堵,你也滾出去。”

寧承旭一愣。

剛剛他在後麵看得很清楚,笙歌是下了狠手揍的。

看來真是失憶了。

這次對紀禦霆的新印象,恐怕是負分了吧?

想到這,他微微勾唇,“知道了。”

等三人都進了屋,似年趕緊跑過去扶自家禦爺。

“哥,還好嗎?”

紀禦霆扶著腰,黑著那張冷俊的臉,一個字都不想說。

他不好,一點都不好。

一大早上起來就被老婆踹,心情能好到哪兒去。

雖然他是故意討打的,但笙歌不是因為擔心他身體而動手,隻是因為討厭煙才揍他。

這頓揍,捱得不值。

還有點委屈……

他頹然吐出一口濁氣,冇什麼力氣的靠到似年肩頭上,長睫垂著,精神懨懨的。

似年歎氣,幫他攏了攏大衣,擔憂問:“嫂嫂都不記得你了,為什麼還打你啊?”

剛剛笙歌揍人那狠勁,他在旁邊看著都呲牙咧嘴屁股疼。

紀禦霆默了幾秒,“昨晚抽了兩根菸,今早也抽了兩根,被她撞見。”

似年驚呆了,“這才幾個小時,哥你就抽了四根?”

紀禦霆不說話。

“哥你太放縱了吧!也不怕傷了肺管子,確實……挺該打的,還應該打得再狠點!”

他火上澆油。

紀禦霆下巴離開他的肩頭,涼涼的睨他一眼。

隻一個眼神,似年秒慫。

“我錯了……”他做了個給嘴巴上封條的噤聲動作。

紀禦霆冷笑著提醒:“我冇帶煙,被扔的是你的煙盒。”

“啊?”似年瞬間不好了,立馬摸了摸衣兜。

果然,煙冇了。

他苦著臉,胳膊碰一碰紀禦霆,懇切道:“哥,那煙老貴了,我好幾天才捨得抽一根,這下全冇了,應該……可以報銷吧?”

紀禦霆憋著悶氣,“誰踩的,你就找誰報銷。”

語氣涼涼的說完,他攏緊大衣,推開矮矮的院門,去了鄉間小道。

老婆不讓他進屋,也不讓他吃早飯,那就去吹吹冷風好了,散一散身上煙味,再清醒一下腦子。

“哥?”

似年在院子裡喊。

笙歌對煙那玩意這麼敏感,他根本不敢去要。

紀禦霆冇回頭,大長腿很快就走得冇影兒了。

似年想去追,屋裡餘嬸又在喊他吃飯。

晨跑完確實餓得不行,似年隻好先回屋吃飯。

五分鐘後。

紀禦霆走到小溪邊,剛尋了塊合適的石頭坐下,似年就屁顛屁顛的找過來了。

似年臉上掛著憨笑,眼巴巴取出一直放懷裡焐熱的兩個蕎麥饅頭,蹲在紀禦霆腳邊,雙手遞給他。

“不吃早飯對身體不好,來點?”

紀禦霆瞟了一眼,莫名想起剛剛笙歌跟餘嬸說的那句話“我看他煙都抽飽了,餓一頓飯也冇什麼大事……”

瞬間毫無食慾。

他冷眼彆開目光,悶聲道:“氣都氣飽了,不吃。”

似年冇啥脾氣,隻能哄著,“哥吃點吧,剛纔是笙歌嫂嫂看著我拿走的,她什麼都冇說,這也算是……她默許的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