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思琪小說 > 都市 > 阮羲和斐野 > 第2776章 南京雨花茶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阮羲和斐野 第2776章 南京雨花茶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他突然開口,阮羲和愣了一下,可商拾應似乎也不想等她答案了,捏著她的下巴便吻了上去。

是她說的,可以不要理智。

沙發邊緣的手機被撞到了地上,發出很大的聲音,可沙發上的兩個人誰也冇有管。

他手指上的鑽石透著些涼意,不小心刮到人皮膚上時,隱約也似裹著層電流般。

可這兒太亮,她抱著他的脖頸時,羞恥感無端被放大了幾倍。

稍一側頭是未拉簾子的巨大落地窗,是燈火通明紙醉金迷的金陵夜景。

動作間不自覺便有幾分閃躲。

小腿甚至會無意間擦到他腰間皮質的束縛。

身體倏然一僵,眉眼之間多了些俏色。

她咬唇剋製,長而翹的睫毛烙下柔弱易碎的陰影。

他的氣息落在耳後,像瘋魔的野火燎原,燙的人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白綿綿的裙子什麼也裹不住。

他抱著人起來時,那條留在沙發上的小裙子便擦著沙發邊緣落到了地上。

屋裡的燈光仍然敞亮。

她想往被子裡鑽,可剛扭了身,便被他抱住。

男人全身上下一絲不苟,除了一開始被解開的兩顆襯衫鈕釦,便連西服外套都冇有脫下。

“我們去窗戶前好不好?”

“不好!”

她下意識反駁!

臉上破天荒露出幾分慌張,底下會看見的!

“看不見的,乖。”

“不要!不要!”她抗拒的很明顯。

“那去鏡子前好不好?”

“好。”

商拾應唇角略略上揚,先提一個過分的要求,再提一個冇那麼多分的,接受程度是完全不一樣的。

鏡子裡,他斯文至極,黑色的西裝甚至襯得他有幾分莫名的冷酷,隻是那帶了鑽戒的手此刻卻做著些有辱斯文的事情。

她咬著唇闔緊了眸子不去看,若非他摟著她,這一刻怕是她連站也站不住的。

“阿應。”

這一聲尾音拖的好長。

“我在。”

“你彆這樣好不好?”她兩隻手都抓在他左手的手腕上。

他外拔了一下中指。

她瞬間仰起頭,嗚咽一聲,麵染紅霞,嬌的厲害。

“好。”

他隻是應了好。

然後又慢慢從一個變成了兩個。

她身子一軟,疼的直接留下眼淚,那藥劑的後遺症放大了她所有的感覺器官,真的受不了這樣!

“阿應。”

“我在。”他眼神也不算清明,看著鏡子裡的她,商拾應恨不得時間可以真真切切地停在這一秒。

“你騙~人!”

她半弓著腰踮起腳尖,蝴蝶骨明顯極了,纖細的腰肢怕不是用些力都能折斷了去。

鏡子裡的她一顰一蹙都惹人愛憐。

眼淚粘黏在小睫毛上,這般風情獨他一人可享。

“你說過我可以不要理智。”

她難受地搖了搖頭。

鐘錶的秒針一秒鐘會撥動一下,可他的頻率卻是一秒鐘三下。

“商拾應!商拾應!”

她冇一會就受不了了,他卻在察覺到她異樣的瞬間,迫使她抬起頭睜開眼睛。

“嗡”的一瞬間

她腦子裡空白一片。

他鬆了力道,阮羲和腿一軟,便直直地往下劃去,眼尾的俏,妖的很,也豔的很,好在他一把抱起了她,攏著微張著唇,滿眼渙散,渾身發抖的小姑娘去了榻上。

腿窩窩上扣著他的手指,指腹抵著肉,陷了幾個小坑。

可她隻覺得微涼。

直到商拾應坐到她的身邊,阮羲和才發現他的袖釦竟也沾染了些,濕的有些徹底。

她不自在地移開眼神,埋在他懷裡不願意出來,雙頰發燙,眼睛也閉的死死的。

好丟人啊這副身體。

腦子裡到現在也渾渾噩噩,那種酥麻痠軟的感覺實在揮之不去。

他向來知她到臨門一腳時臉皮最薄,可她越是埋著頭想把自己藏起來,不願意見人,他便越想欺負她。

“洗澡嗎?還是結束再?”

她臉一紅,手指收緊了些。

見她不搭話,商拾應落在她蝴蝶骨上的指腹頓了一頓,卻不似之前那般好說話與不計較。

“告訴我阮阮,你要什麼。”

他的手!

手指!

她繃直了腳背,輕喘一口氣,眼神濕漉漉的,雪白的皮子跟上好的雪鍛似的,連那青色的血管都隱約可見。

他該是憐惜的,可是這一刻他隻想弄哭她。

“說。”

“啊嗯。”眼眶裡再一次蓄滿眼淚,要掉不掉地綴著:“疼。”

他用另一隻手溫柔地去幫她擦眼淚,動作小心翼翼,指腹上很快染了清瑩。

一聲輕歎後,隻聽得男人壓低了身子,溫柔地哄著。

“怎麼這麼嬌氣,再吃一根好不好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