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思琪小說 > 都市 > 絕世萌寶要翻天 > 第2569章 離經叛道龍滔滔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絕世萌寶要翻天 第2569章 離經叛道龍滔滔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2569章離經叛道龍滔滔

老族長親自傳承功法,讓圍觀的人都是目瞪口呆。

須知。

葉楚月的九道傳承,薑君已是親自出馬,大楚還派出了本朝公主來傳承。

而且,上了年紀的人去授業功法的話,會耗損自己的精力和壽元。

老族長的此舉,無異於是一石激起千層浪。

“爹!”

“爺爺,不可!”

龍宗瀚和一雙兒女都下意識的齊聲開口,滿懷關心之色。

反倒是一直被老族長看重的龍滔滔,也不阻攔,就由著爺爺去。

“龍滔滔!”龍宗瀚之女龍遙擰眉喝道:“爺爺待你這般好,這般時刻,竟也不知關心爺爺?你還真是個白眼狼?”

長子龍珩冷笑,“爺爺就算對一條狗好,都會有很深的感情。”

龍滔滔默然不言,走到了老族長的麵前。

就在龍遙、龍珩等人以為龍滔滔將要開口說動老族長的時候,就見龍滔滔道:

“爺爺,放心去做你想做之事,若因此喪命,孫兒定會為你料理好後事,讓你無後顧之憂。”

他知曉爺爺的遺憾。

但很可惜,他的天賦,難當大任。

他隻想看見爺爺的笑,而非這段時日的愁眉歎氣。

而正是這番聽起來大逆不道的話,卻讓老族長舒展開了眉眼。

“好孫子。”

老族長眼睛通紅。

人生在世,匆匆多少載春秋。

能得一知己,還是嫡親的孫子,他無憾!

有老族長在,龍宗瀚不敢多說什麼,在父親看不到的地方,用毒辣的眼神狠狠地瞪著龍滔滔。

如若眼神是一把刀的話,龍滔滔早已被千刀萬剮了。

“夜尊他要乾什麼?不會也要親自下場授業吧?”

人群裡,響起議論紛紛。

老族長、龍宗瀚和大楚的人都看了過去。

隻見夜尊並指輕撚眉心,猶如淩厲之劍在空中劃開弧度時,迸出了一道元神之影,落入海神像。

大楚之人見此,心底裡多了些深意。

“看來......”

楚世訣道:“昨日在星雲宗,明月諂媚了不少。”

“自是如此。”楚時修冷嗤:“若非如此,那夜尊怎可親自前去傳承?要不然就是夜尊想要討好薑君罷了,左右也是個小人,行事毫無君子之風,隻會讓人不齒。”

“南音品質高潔,君子如竹,從不會做這些事。”

“......”

說話間,海麵的五千道海神像,都有了元神之影。

功法,都藏在元神之影裡。

楚老爺子對夜墨寒、薑君這些人都不感興趣。

他隻在乎《燭陰心經》。

少年左側的海神像內,清風羅織,微光輕浮,形成了功法之書。

乃是楚家父子的心血:

《燭陰心經》

楚南音的元神之影,站立在海神像內,翻動著功法。

隻見每翻一頁,就有許許多多的金色符文漂浮了出去。

古老神秘的符文,宛若囚籠,束縛在楚月的身邊。

一把把金色的箭矢,貫穿楚月的身體。

“那是怎麼回事?”有人定睛看去,驀地問。

便看到《燭陰心經》的神秘符文,染成了紅色。

箭矢、囚籠,都已是刺目的紅。

星雲宗的人都站立了起來,緊張不已地看過去。

天鸞聖主身旁的愛徒夜影好似不動如山,黑色袖袍下的手卻緩緩地攥緊了。

華山老君緊眯起了鋒銳到能洞悉靈魂的眼睛。

“此人,心術不正!”

“《燭陰心經》若遇到心術不正之人,心法就會入魔。”

“相反,得此功法者,若是赤誠浩然之人,心法便會相對晉升,分彆是《燭陰心法九重卷》和《大燭陰心法》。”

華山老君的聲音聽起來不大不小,卻能傳遍流光海域的每一個角落。

圍聚在此的海盜、傭兵和散修們,聽到華山老君的話,眼裡都有不可置信之色。

在不知不覺中,葉楚月的存在,已經成了這些人的信念。

葉楚月,就像千千萬萬個他們。

柴門出身,立誌抱負。

如今,眼裡卻都有了複雜之色。

不是失望。

是夙願破滅。

是理想之火被一抔雪覆蓋得嚴嚴實實。

“不可能!”

四長老瞪著眼睛怒視華山老君。

華山老君蹙眉。

作為上界之尊,被海神界的宗門長老用如此的態度對待,實在是有損顏麵。

四長老卻是不管不顧,也不害怕,繼而大喝:

“這小子心術正是不正,我們還能不知道嗎?”

“她做了多少好事,她是怎樣的人,該有舉頭三尺之神明來定義,而非是一本破心法。”

“老四說的是。”左天猛道:“老太君一語定心術,於我家弟子而言,是不公道的事。”

華山老君輕描淡寫的一句話,就會把葉楚月這些日子建立出的聲望毀於一旦。

尤其是葉楚月集九道傳承,破武道規則,又得到了洪荒十二道之一薑君和北方龍族老族長的器重。

有著大好的錦繡前程,怎能被華山老君的隻言片語給磨滅了?

因而,就算星雲宗得罪大楚,得罪華山道,也要站出來!

蒼穹的上界之尊們,頓感驚訝。

海神界在上介麵前,隻有匍匐低頭,卑躬屈膝,怎敢這般?

“為一個弟子,得罪華山道,不理智,不配為一宗之主。”

上界虞家的錦袍女子,優雅地坐在了雲中亭,麵前是一方黑白棋子錯落的棋盤。

她淡淡地看了眼被紅色符文囚籠束縛的楚月,唇邊扯開了淡淡的嘲諷。

“大楚的《燭陰心經》,倒是能看出一個人的本質。”

“可見,薑君這回,是看走眼了。”

錦袍女子輕笑了聲,眉間一點桃花妝。

華山老君目光陰冷地掃視著星雲宗人。

像是看一塊滿是墳塚的荒蕪之地。

楚老爺子卻是異常的興奮。

這就說明,加深楚南音金瞳,有望了!

囚籠的血色,越來越深。

那些血,是因為在攫取少年的骨血!!

隻有大楚才知道,這《燭陰心經》會給楚南音帶來多大的好處。

“南音,南音。”楚世訣的喊聲,讓楚老爺子幾近清醒地看向了楚南音。

卻見楚南音麵色發白,身體微顫。

楚老爺子抓住楚南音的腕部把脈,灰濁的雙目瞬間瞪的滾圓。

“南音在失去骨血精氣!!”

囚籠的血,竟還不是葉楚月的,而是楚南音的??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