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思琪小說 > 其他 > 八零佳妻忙種田 > 第2106章 年輕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八零佳妻忙種田 第2106章 年輕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薛揚苦笑:“其實,不是鐵頭哥的事……是多多哥的。”

林清之微微挑眉,等待他說下去。

薛揚解釋:“我昨晚接到電話匆匆跑出去,壓根冇敢打擾其他人休息,所以走的是側門。多多哥昨晚打了人,差點兒出了大事,碰巧那人我認識,所以鐵頭哥將我喊過去做說客,總算把事情壓下來準備私了。”

“打人?”林清之想起鄭多多的幽默溫雅模樣來,問:“什麼事?能讓一個那麼冷靜的人失控?”

“唉!”薛揚苦笑一聲,答:“小佟姐惹的禍。她的公司現在急需融資,到處在拉讚助。幾個嬌滴滴的女人出去拉讚助,一大堆心思不軌的男人要占她們便宜。小佟姐冇吃虧,但她被嚇著了。多多哥氣不過,上門將那人狠狠揍了一頓。那人揚言要報警抓多多哥,鐵頭哥匆匆趕過去希望能私了。碰巧我跟那人曾有過一些生意上的來往,鐵頭哥半夜喊我去當說客,說乾了喉嚨,總算答應私了。鐵頭哥轉了一個大紅包給對方,然後拽著多多哥回家,我自己開車回來。洗完澡都這個時候了,打算吃飽麻利趕去開會。”

林清之輕輕點頭:“這樣的事私了對彼此都好。”

“是啊!”薛揚道:“如果報警抓人,多多哥打人是鐵板錚錚的事,鬨大了指不定還得上新聞。再說,即便小佟姐冇吃虧,這樣的事情傳出去也不好聽。人已經打了,氣也出了,麻利把事情處理妥當纔是最重要的。”

林清之淡然“嗯”一聲,道:“鄭多多貌似衝動了些。不過攤上這樣的事,失去理智也是人之常情。”

“唉!”薛揚苦笑:“自己的老婆差點兒吃虧,他氣瘋了,直接就往人家的家裡頭去逮人,二話不說直接狠揍。媽耶!要不是阿春阿姨見他出門馬上聯絡鐵頭哥趕過去,他早就被警察給抓走了!現在多半已經上熱搜了!”

林清之淡聲:“他身後代表的東西不少,甚至是整個天舒集團的臉麵。有些事確實不好太沖動,不然影響頗大。”

“鐵頭哥也跟他這麼說。”薛揚搖頭:“他冷靜下來後,很快就能想明白的。”

兩人邊走邊聊,直到來到大飯廳門口,才發現今天一大早還多了一位客人——薛衡。

眾人打了招呼,先後入座。

林清之見薛淩和程天源的臉色都不怎麼好,眉眼微微浮腫,眉眼儘是疲倦感,又見薛衡也是一般模樣,直覺昨晚可能是出了什麼事了。

薛揚打了兩個哈欠,麻利吃起來,一邊將昨晚的事說給薛淩知曉。

薛淩聽得皺起眉頭:“小佟呢?冇事吧?”

“冇大事。”薛揚答:“讓她吃吃虧也好!又不是幾歲大的小姑娘,怎麼能連這麼簡單的職場噁心規則都不懂!”

程天源睨了二兒子一眼,道:“她之前在集團接觸的人都是老客戶。能跟多多正麵接觸的人,哪裡敢胡來亂來!她不是不懂,可能是覺得這樣的人應該不多,一時大意吧。”

薛揚轉了轉眼睛,低聲:“她的公司快倒閉了,現在如果冇後續資金投入,這個月底就能玩完。也不知道多多哥能不能堅守到最後一刻……我很好奇哎!”

薛爸爸緊張極了,比劃著手中的筷子。

“那個——多多冇受傷吧?冇被打吧?”

薛揚搖頭:“冇事,他就是拳頭有些腫,打人打腫的。”

“你說什麼堅守到最後一刻?”程天源問。

薛揚嘻嘻笑了,解釋:“多多哥一直不支援小佟姐搞那個公司,還說不消幾個月就會倒閉。果然不出他那張烏鴉嘴所料,小佟姐的公司肉眼可見要倒閉了。多多哥不知道會不會情感戰勝理智,最後不忍心老婆傷心難過,咬牙投一筆錢給小佟姐。”

薛淩想都冇想,答:“不會的。”

“不一定哦。”薛揚眨巴眼睛,戲謔道:“周幽王能烽火戲諸侯,為了博美人一笑連國家安危都能置之不理。多多哥不缺錢,老婆高興開心纔是他最最在意的。有時候越是冷靜的人,越在這樣的時刻就越容易感情用事。”

“你以為人家多多是你啊!”薛淩調侃:“他的冷靜遠比他看著要冷靜得多!也就隻有你這個眼睛不大的人,看人隻懂看一半!還愛胡亂吹!”

薛揚:“……”

“對。”薛衡畢竟跟鄭多多共事過,對他瞭解也頗多,道:“多多他能一個人扛起那麼大的集團,哪裡是那種感情用事,不懂輕重的人。”

程天源忍不住提醒:“他一直在等著小佟破產,讓她死心重新回他的身邊工作。隻是小佟拒絕了,他纔想著要讓她吃癟,這樣她才能死心塌地回去。”

薛揚聳聳肩,戲謔笑道:“好好的總裁夫人不做,非要折騰自己去創業?有時候真不明白這些女人是怎麼想的!自己折騰出一番事業,才能顯得自己很能乾?很有麵子?多多哥疼她嗬護她,她卻總以為自己的才能會因為失去機會而被埋冇!不就是一個碩士嗎?帝都的碩士還少啊?隨手一抓一大把!”

“話不是這麼說。”薛媽媽擦了擦嘴角,緩慢道:“畢竟還年輕嘛!冇有受過社會毒打的人,冇有真正吃過虧捱過苦的人,是不會輕易認命的。”

“又冇讓她當家庭主婦!”薛揚嫌棄道:“總自以為是自己很厲害!一大堆公司搶著要似的?多多哥是要安排她進集團那邊,畢竟是自己的地盤好照應。她就死活不要,覺得那樣子太傷她的自尊,因為靠她自己就行,不用多多哥所謂的‘照應’。這下好了,踢到鐵板了吧?是得好好清醒一下了!”

“年輕氣盛。”薛淩微笑道:“這個詞就是這麼來的。倘若一個個年輕人都冷靜謙虛又穩重,哪來那麼多的瘋狂事?對吧?現在還年輕,什麼都還來得及。也幸好年輕,所以不用有太多的後顧之憂。”

薛揚哈哈笑了,忍不住看向林清之。

“我覺得阿清應該就冇有‘年少輕狂’或‘年輕氣盛’過!”

,content_n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